《社科工作快報》學會專刊
社科工作快報學會專刊第3期(總第92期)

發布時間:2019-05-24 | 信息來源: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蘇簡字第3011號


學會訊息

4月13日,江蘇省外國經濟學說研究會在南京舉辦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學術沙龍。省社科聯黨組成員、副主席徐之順出席會議。來自省內12所高校的專家學者圍繞會議主題展開研討。

4月18日,江蘇省少年兒童研究會第六次會員代表大會在南京召開。省社科聯黨組成員、副主席徐之順出席會議并講話。共青團江蘇省委副書記林小異當選為研究會新一屆理事會會長。

4月26日,省世界經濟學會在南京舉辦“‘一帶一路’建設與推動江蘇全方位對外開放論壇”。來自省內相關研究機構和高校的30多位專家參會,就江蘇如何高質量推動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與全方位開放進行了重點探討。

4月27日,省中華成語研究會主辦的首屆中華新成語學術研討會在南通召開,來自省內外的語言學專家圍繞新成語的界定、征集和推薦等展開研討,并初步評選出45條擬推薦新成語。


專家視點

推進江蘇開放高質量發展

南京大學 張二震教授


江蘇經濟正處在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跨越的重要關口,江蘇開放型經濟也必須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這就要求空間結構更加平衡、產業結構更加合理、開放領域更加寬泛、開放動力轉向創新、開放制度更加完善、開放產業自主可控,實現初級生產要素向技術、知識和人力資本等高級生產要素的匹配性升級。改革開放是推進江蘇開放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1.加快建立競爭有序市場體系。未來江蘇開放型經濟發展,唯有建立起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才能為生產要素松綁,從而激活生產要素的潛力,釋放生產要素的活力和動力。為此,必須加快形成企業自主經營、公平競爭、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的現代市場體系,著力清除市場壁壘,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

2.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加快簡政放權的步伐和力度,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微觀事務的管理。通過簡政放權,進一步做好放、管、服,把有限的資源集中在做最有效的事情上,更好的發揮市場功能和作用,形成具有強大市場功能和強大政府服務功能的雙強發展格局。

3.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通過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更加有利于全球先進和高級的生產要素流入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部門,也更加有利于產生經濟競爭效應,讓國內外高級要素在亟待發展的產業部門集聚、競爭、碰撞、創新,從而推動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

4.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在省委十三屆四次全會上,婁勤儉書記指出,要致力引進跨國公司總部、地區總部以及決策中心、利潤中心、研發中心,著力集聚一批高能級、有活力的經濟主體,以高質量利用外資促進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而吸引高質量外資必須有高質量的投資環境。

5.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實施創新驅動的開放型經濟發展戰略,要求我們必須執行最嚴厲的產權保護制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不僅是激勵創新要素進行創新活動的必要制度保障,也是吸引和集聚全球創新型要素的重要競爭政策。

6.利用主動擴大進口的戰略機遇。新形勢下依托本土市場規模優勢主動擴大進口,充分發揮進口競爭效應,有助于促進開放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在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背景下,江蘇應該充分發揮經濟總量的規模優勢,依托本土市場規模,主動擴大進口,充分利用內需撬動外部世界的先進生產要素,促進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


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五度思維

南京理工大學? 尤宏兵教授


改革開放40余年來,江蘇開放型經濟發展迅速。2018年江蘇進出口總額達到43802.4億元,增長9.5%,貢獻了當年中國進出口總額的14.36%,其中出口貢獻率高達16.24%;實際使用外資占全國實際使用外資總額的18.96%。但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同時也面臨著一些障礙:一是出口目標市場過度集中增加了貿易風險。2009年來,江蘇主要出口市場有:歐盟、美國、日本、東盟及中國香港,尤其是對美國市場高度依賴。但20183月爆發的中美貿易摩擦后,2018年江蘇對美出口比重降低0.55%2019年前2個月大幅下降,降幅高達16.2%,影響顯著。二是出口規模增長出現“天花板”。江蘇出口正受到外部需求內部供給兩面夾擊,天花板現象有可能出現。從外部需求看,江蘇主要出口市場需求不振,逆全球化潮流擠壓江蘇出口規模。從供給方面看,江蘇人口紅利正在消失,勞動力成本不斷提高,江蘇制造業層次與水平不高,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低中段,自主知識產權產品不多,缺乏具有綜合競爭力的本土跨國公司。三是利用外資規模增長失速。江蘇新批外商投資企業的增速、新批協議注冊外資及實際使用外資三項指標的增速近幾年不斷下降,分別由201713.9%28.5%2.4%下降為20182.9%9.2%1.8%,利用外資失速顯著。

面對復雜的國際環境,江蘇開放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須堅持五并舉。一是站位有“高度”。首先,發展質量目標須向國際一流看齊,能實現進出口平衡為目標,適度擴大進口,加快建立高質量開放型經濟發展系統性評價指標體系,重視引進外資質量與效益,確保外資引進符合開放型經濟的綠色發展目標。二是發展有合理速度。過去江蘇外貿是高速增長,現在一定要以為基礎,千方百計降低開放型經濟發展的環境代價;在的基礎上亦須保持一定的速度,過低的增速不僅制約江蘇經濟高質量發展,還可能影響開放型經濟發展的信心。三是增強開放廣度。實現雙向開放,既向東,又向西;既向發達國家,又向發展中國家開放。尤其是要在方案合理、風險可控的背景下,加大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放、加大對已在中國建立自由貿易區的國家/地區開放;推進蘇南、蘇中、蘇北三地經濟協同發展,加快三地開放型經濟協同推進;順應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需要,與同處長三角的滬浙皖企業協同對外開放,在境外經貿合作區建設上共商、共建、共享,實施集群發展戰略,以合力應對境外經貿合作區建設風險,共筑高水平走出去平臺。四是拓展開放寬度。一方面,江蘇應由重發展出口、外貿順差向適度擴大進口規模、保持進出口平衡發展;另一方面應由重外商直接投資輕對外直接投資向吸引外商直接投資與發展對外直接投資并重轉變,利用對外直接投資,助推江蘇培育具有一定國際競爭力特別是較強影響力的本土跨國公司的建設與發展。五是支撐政策體系有深度。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政策制訂均應以合規為準則,從有利于企業創新、大幅度提升江蘇參與全球價值鏈的分工地位出發,由過去的單一性政策支持向系統性政策支持轉變;服務于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的建設;順應制造業服務化發展規律,推動江蘇制造業開放與服務業開放協同發展。

(以上視點根據作者在“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學術沙龍上發言整理,未經作者審閱)

收藏 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博
世界杯哪里可以押注